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团队文化 > 委员悦读 > 读书交流 > “委员悦读”读书征文活动 >

抓住你的手

发布时间:2015-12-14 09:22

抓住你的手

(一)

 
  读书究竟有何用?这个问题常常被人提起,而我也经常考虑这个问题。司马迁自述“意欲以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一家之言”,多少有精神上的自我满足之意。但这讲述仍然太飘渺,毕竟就算这些目标都没有达成,人生依然会过得充实。
  换个具体点的例子吧。香港凤凰卫视收视率之高有目共睹,希望在其节目间隙投放广告的商家更是排成长龙。但每天中午电视台总会留出时间给完全公益的书评节目《开卷八分钟》。从这个角度看,若换算成金钱,读书的意义是远大于长达三分钟的广告带来的效益的。
  节目的主持人是香港著名评论员梁文道。观众在来信中问他每天介绍的书是不是都读过,回答是肯定的。但他也在《我读》中坦诚,关于读书的意义,“我不知道。”
  美国作家多克特罗写道:“写作是社会可以接受的精神分裂的一种形式。”那么就可以更进一步地说,读书是社会对于精神分裂的包容,对奇思妙想的包容。木心说思维是超时空而反人伦的,读书的人多了,我们离所追求的自由之思想就更近了。

 
(二)
  现下网络环境总是弥漫着一股火药味,在任何一个话题上的微小分歧都会演变成轰轰烈烈的隔空对骂,人人都想成为战士捍卫自己认为的真理。说话与辩论本是无可撼动的权利,但现实情况是民众在说话的同时试图剥夺别人说话的权利,而网络言论以文字的形式保留,带来的负面影响尤其难以消除。
  于是想起左拉和伏尔泰,都是法国文化史上的巨星,却在政治观点上大相径庭,纸上相逢冤家路窄。但如今没有人记得他们发表在报刊上的论文,倒是其原则被广为传颂:“我不同意你的观点,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。”我们也可以进一步地说,网民们追求的肆无忌惮不是自由。甚至于以我的规则绞杀异己,则是完完全全的反自由了。
  熊培云的《思想国》就是这样一部思考尊重与自由的作品。书是写于作者留学法国期间,受法国文化的影响非常大,而在法国文化中,尤以雨果、巴尔扎克的地位最重。所以书中不少文章可以视为文学评论,既有就事论事,又有睹物思人。“读其书想见其为人”,仿佛一下又回到了十九世纪血雨腥风的法国大革命时期,义正词严的判决与披着革命外衣的杀戮成为常态,但巨匠们从未放下忧虑与博爱。忧时局也忧未来,爱同僚也爱反对者。
  我们承认“人生而自由却处在无往不在的枷锁中”,所以我们可以自由的发表见解却不能强迫别人接受;所以我们尊重反对的声音,克制自己本能的反感。熊培云在午后漫步时偶然看到了书店中有卖余华的《活着》的法文译本,当即买下走到门口,激动的向过路人介绍,称赞它如何讲述了中国人的苦难与救赎。
  雨果在《九三年》中记下这样一段争论:“老师你要的是义务兵役,我要的是学校;你希望人们成为士兵,我希望人们成为公民。”公民当然是能自由表决自由思想,纵使刀剑相逼,精神却是高贵而决不屈服的。
  熊培云在离开巴黎前,看到剧院上映歌剧《斯巴德克斯》的海报,便抽空购票观演。当斯巴达克斯高喊“我将归来,万马千军”时,眼泪难以抑止。作家没有武器,笔杆就是枪。带回国的也不是荷枪实弹的士兵,而是由文字组成的正义之师。思想有冲突,有融合,唯独不能征服。这就是熊培云向往的自由的国民吧。
  但这些都是读书的民族所看到的光辉前景,仍然绕不过那个问题:读书对自己究竟有什么用?

 
(三)
  不得不承认,读书不多的人更擅长给出回答,诸如增长见识、汲取经验、享受娱乐等等。固然不错,只是除了读书之外的其他形式,看看电视刷刷微博之类似乎完全能起到相同的作用,这就没法解释我们对于阅读的追求了。事实上,新媒体越是大行其道,读书的呼声就越是高涨。
  当我们刻意放大读书的作用时,读书的过程就不再是斟酌与接纳,而是小心翼翼的发掘。带着急功近利的心情把获得经验作为看书唯一的目的,浮躁本身就会阻止读者达成目的。如同只盯着一片落叶,我们看到了上面的纹理,却不小心忘记了整个秋天。读书是一种高贵的活动,为了做出高贵的样子而读书又如邯郸学步,附庸风雅。
  梁文道所说似有“大道至简”的淡然心态。于我,书的魔力是什么?在无数慵懒的黄昏,手执一卷,陪夕阳西沉;在无数安静的夜晚,孜孜以读,守一灯温馨。书中有甘饴,有滋露,能慰藉我心。在书中相似或不同的人生里,或感喟、或悲戚、或欢愉,意犹未尽,牵我独处那些时光。
  书是一只可以抓住的手,亦师亦友,相伴共渡。(作者:教育  耿淬 本文在“委员悦读”读书征文活动中获得一等奖)